中国移动损害消费者权益组织雇佣黑恶势力殴打客户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我叫高秀梅, 男, 32岁, 汉族, 家住邳州市云河镇解放东路。身份证 320325197912050239 联系电话:15605228667 我向中国移动分公司实名举报损害消费者权益、利用黑道力量殴打客户、贿赂公安部门个人贪污腐败分子残暴法律执法造成人员伤亡。我是移动公司的代理人。 2010年12月5日, 我为18251750942的用户充值30元, 因为用户报错号码, 我立即通知移动公司渠道经理郭元, 要求退款。郭元第二次回答。天可以还。但第二天, 移动公司给我发短信说:用户不同意, 话费不退。这个在中国联通、电信、中国移动都可以退, 而且法律还规定,

不当得利要退还给大家。
       为什么邳州移动公司之前承诺退出, 后来不还?我带着问题去找了移动公司的相关人员, 并与渠道经理郭元进行了沟通。谈判之后, 结果并不好。 12月7日, 我又去移动公司继续商谈话费的退还事宜。从上午到下午, 移动公司没有正当理由, 也没有诚意去解决问题, 我的态度也不好。绝境中高喊“移动公司骗人”, 移动公司报了警, 派出所派民警到现场调查。原因在我这边, 我没有忽视法律和秩序。 12月8日下午3点, 我再次到移动公司营业厅寻求解决方案。刚到大堂没多久, 一群人突然进了大厅(经目击者认定, 一行8人开着一辆银灰色奔驰车号苏CY0101进入营业厅。被判刑的李大牛2003年入狱8年, 2009年刑满释放的戴勇)二话不说就上来打了我和王茂团。被打的人还没醒, 和我一起来的王猫团全脸被打。是血, 嘴唇裂开,

牙齿整体松动, 被120辆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法医鉴定后, 我和王茂团都受了轻伤。 (见附件)我们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严惩肇事者。当时派出所称, 移动公司营业厅的监控录像已损坏, 无法转入监控录像, 因此无法识别是谁。 (但事实上, 事发后邳州移动分公司下发给上级领导的书面材料证明监控完好!)涉案车辆经常进出市区街道。我用相机拍了很多次, 但派出所的领导居然告诉我, 街道已被控制, 即“找不到”作案车辆。光天化日之下, 我们在移动公司营业厅被打。当时, 有两名全副武装的保安。 100米范围内有四五个交警。 , 你这么嚣张, 可见它有坚强的后盾和强大的保护伞。 12月9日, 家人看到我被殴打住院。他们理所当然地去移动公司要求解释, 却因公安部门的一些不人道腐败行为被移动公司收买。移动营业厅怀孕5个月的妻子马燕被强行拖到派出所(见附件), 最终导致胎儿流产!孕妇如何影响您的移动公司?如此无情, 要夺走一个活生生的年轻生命? !事发后, 我先后去了邳州市人民政府、信访局、公安局、徐州市公安局、江苏省公安局。之前的采访要求解释。迫于上级领导的压力, 12月25日派出所不情愿地逮捕了两名凶手(派出所称他们自首), 两名凶手也承认了打我的事实。他因殴打他人被郧西派出所行政拘留7天,

其中一人因“身体不适”被取保候审。但雇人打我的李智却不承认他找人打我的事实。
       他向派出所供认, 他打电话给男友刘诗雨, 是为了帮他离开移动公司。监控显示, 在我被打的整个过程中, 李智一直在工作。
       发布并与参与殴打我的凶手交谈(监视器显示时间 16:20)。打我的五个凶手一直在营业厅和门前等着。其中和我一起去的王茂团是认识的, 所以这五个凶手当时都不敢打我, 监控也清晰可见(监控时间:16:22), 后来在他们的带领下李大牛和戴勇, 监控显示一共有8个人冲进营业厅打我。而李智看到我被8名凶手打倒在地后立即离开(监控时间16:26)。我在移动公司的大厅里和李智发生了口角, 当时我正坐在大厅的椅子上, 李智居然对我说:“滚开。”我气呼呼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问她:“你老板没赶我走, 你算什么!”当李智挑衅我的时候, 我并没有对李智做任何过激的事情。吵架时, 李智离我4-5米。一番短暂的口角后, 我回到椅子上, 继续向邳州移动公司询问我的事情。刘诗雨到达移动公司后, 监控确认李智没有离开, 而是继续工作, 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发生争执时, 李智可以拨打110报警处理或向上级报告, 但要让男友刘诗玉带人作案。凶手打我的时候, 李智还在原帖里看着。我被撞倒在地后匆匆离开。我强烈要求移动公司处理那个雇人打我的员工。迫于压力, 移动公司称李智已辞职。 2011年1月28日, 凶手承认受雇于移动公司员工李智。我被迫与凶手签订协议, 赔偿我5万元的医药费。
       我以后不能*上诉*。上述事实已经当地公安部门书面证明(见附件)。 2011年2月24日, 中国移动分公司领导主动打电话给我, 为我在移动公司大厅被打致歉。我没有接受它, 因为我无法弥补我的损失。
       作为行业龙头的中国移动未能正确纠正企业与消费者的利益关系。因为30元话费, 雇人对客户进行打击报复, 并为此付出代价。公安部门个别贪污腐化分子的残暴执法, 最终导致我妻子流产身亡。事情发生已经半年多了, 我的家庭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我的爱人流产了, 失去了孩子, 精神受到了刺激。现在我在家休养了很长时间。我痛哭流涕求移动公司赔偿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