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下一步:重心转变 员工持股制度触摸“天花板”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北京报道, 天津水产将100%国有股权转让给民营企业巨石控股, 南方电网印发《深化国有企业“双百行动”改革实施方案》, 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向媒体透露, 第四批混改试点正在悄然推进……过去一个多月, 国企混改已经画上句号 到2018年, 在加速推进的势头下, 随着新的一年的到来, 国企改革的“重头戏”混合所有制改革将如何上演? 2019年不仅会更快,

而且会更深、更广。”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李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主要有四个 新的一年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点。 变化, 并将在“双百行动”、地方国企等领域取得突破。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 在国企混改“体制工程”中, 所有制结构改革、内部治理改革、激励约束改革要​​同步深化, 推进改革的内外难点也需要统筹协调。 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深入广泛。 “总的来看, 混合所有制改革着眼于增强微观主体活力, 向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发展, 从混合所有制转向改革。
       ” 李进对2019年国企混改的总体趋势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具体来说, 他表示, 新一年的混改将从单一的试点转变为综合行动。 “简单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行不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涉及董事会、公司治理、职业经理人、产业链重组、人事制度改革等方面。” 此外, 他指出, 混合所有制改革将迎来新的一年。 其他三大变化:从全面推进到以两类公司为中心, 从中央企业到地方国企, 从监督管理到激励约束。 上述趋势在现有实践中是有迹可循的。 2016年以来, 国家发改委先后启动三批混改试点, 试点企业由9家扩大到50家, 覆盖七大垄断行业。 2018年8月, 国务院国资委启动“双百行动”, 404家央企和地方重点国企入围, 努力落实“1+N” ” 国企改革的政策要求, 进一步推进综合改革。 “不仅国家发改委在开展试点工作, 国资委的‘双百行动’也在推进, 不仅围绕混合所有制改革, 也在推进相关综合改革。” 周丽莎根据改革现状指出, 当前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更大, 混合所有制改革和相关综合改革也在同步进行。 此外, 周丽莎还介绍,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中的二三线企业正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有竞争力的央企和地方国资委也在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 推进内部子公司和被监管企业。 天津、山东、河北、浙江、山西、陕西、云南、广东等地此前已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或召开会议推进改革, 地方国有企业进入提速阶段。 “与中央企业相比, 地方国有企业集中在市场竞争程度较高的行业, 混合所有制改革可以是国有的, 也可以改为股份制。1990年代股份制改革后, 地方国有企业规模较小, 改革灵活度较高。 周丽莎分析道。 李进表示, 2019年混合所有制改革将随着国资国企改革而发生变化。“可以预见, 2019年向地方国企转型和全面行动化转型将有 混合所有制改革影响深远, 范围和质量。 ——全面推进所有制改革。”李进指出, 新的一年, 国企混改不仅会更快, 而且在范围和层面上也会更广、更深。 员工持股制度或迎来突破。 谈及实施国企混改需要突破的重点,

周丽莎告诉记者。 ,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 涉及股权结构、内部治理、激励约束等方面, 需要同步推进和深化。 混改企业三项制度改革同步进行, 建立了市场化的选人、用人、激励机制。
        约束机制, 落实员工持股等中长期激励机制。 在李进看来, 激励机制改革将是2019年国企混改的重头戏。“激励措施包括员工持股、上市公司持股计划、科技型企业股权分红等。 ”李进认为, 2019年员工持股制度将加快推进, 领导个人持股不超过1%、员工持股总数不超过30%等持股“天花板”或将被打破 在一定范围内。 据了解, 混合所有制企业职工持股试点自2016年8月起启动, 已有近200家企业开展试点。 “分级分类授权推进混改, 也是未来改革的特点之一。李进指出, 混改推动者如何在“妈妈”等不同层次上对混改进行授权管理。 ——子孙”, 如何对商业一二流企业、公益企业、国家安全企业等不同类型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区别对待, 这些问题需要注意 他还表示, 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与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相结合实施, 特殊情况下要进行一定的授权和决策简化。 新的一年改革。”李进分析, 如果国有企业转型为一个或多个有机产业 试链、国企转型为开放的创新生态和商业平台,

将把混改带入一个新的境界。 因此, 有必要推动一大批优质的社会企业。 资本, 全面介入混合所有制改革, 支持有责任有成绩的社会资本承担更重的角色和任务。 完善资产定价和问责机制 微观层面的执行略显缓慢和谨慎。
        国企改革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国资委企改局原副局长周方生2018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国企改革缓慢, 最大的障碍是心理恐惧, 打破观念障碍和内心恐惧对于国企改革非常重要。在容错环境下, 应明确改革者在改革过程中, 只要不利用腐败的机会, 就免责。 “李进还观察到, 一些国企在实施改革方案时过于谨慎甚至保守。
       ” 尤其是国资流失、私有化等类似“帽子”, 让很多人不敢改。 他认为, 要改变这种状态, 在注重容错机制的同时,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核心问题——资产定价和问责, 必须通过政策设计来对冲。 “比如问责制, 就必须有相应的措施。 我们要调和手段, 着力引入多层次、多维度、多形式的社会资本, 让改革走不下去。 据悉, 2018年10月9日召开的全国国企改革座谈会就“突出混合所有制”问题强调, 要切实转变企业管理机制, 强化企业内部约束和激励, 保护各项所有权的合法权益。 , 科学的资产定价。